一起战斗却不知道你的模样

诚心佛教网 佛教用品 2020-04-12 06:27:41 0 病人  看着  监护  患者  我的  

左一为护师张雪时间:2020年2月13日星期四地点:湖北襄阳市中心医院记录人: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师张雪今天是来襄阳支援的第16天,清晨空气清晰,我在想,如果没有疫情,我估计此生不会有机会来到这个美丽的城市。早晨跟我交班的是一位男护士,他一手护着自己的心脏,一手支在走廊的窗台上,躬着背,只能从口罩的形状来看他在大口喘气。

刚开始我以为他是医生,后来他说要给我交接病人,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我轻拍他的背问怎么了,他说心慌气短。

原来昨晚有个同伴晕倒了,他们三个人看了10个病人,而且这10个重病人还是分开放置的,早上7点多又收了一个插管抢救的,作为一个监护室的护士,我深知这样忙碌的夜晚,会让人体力严重不支。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起一首歌里的歌词: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我的兄弟姐妹,大家都戴着口罩,他的衣服上没有写名字,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我的战友,没有言语的安慰,迅速交接完病人嘱咐他赶紧回去休息,看着他疲惫不堪的身影,我只希望他能睡个好觉,尽快恢复体力。

早上抢救了一个休克病人。

穿着防护服戴着眼罩和面屏,在加上戴着两双手套,刚是上静推泵、换心电监护仪、连接换能器就出一身汗,再去配去甲肾、异丙肾、瑞芬、咪达唑仑等这些药物又是一身汗,戴着手套抓不住1ml的小安瓿,真想把手套摘掉,但我知道不能。

患者生命体征不稳,全身冰凉,受压皮肤也不好,要不停的调泵,不停的把床头的线、床单位整理好,倾倒呼吸机冷凝水,说起来简单的几句话,干起来却很困难,尤其是手套戴上阻力很大,干什么都费劲,都会出汗,有些操作要蹲下来进行的,蹲下的一瞬间,一股冷空气从脸上冒出来,也算是凉快了一下,可因为患者体温低需要保暖,病房开着电暖气,我始终是汗流浃背,在加上穿了尿不湿,状况无法描述,此处省略一百字。

忙碌的一天结束了,走出监护室的那一刻,看到外面的阳光,心情格外好,拿着护士长送给我们的药和营养粉跑步坐上回住宿的通勤车,看着口罩留在脸上的痕迹,我一笑而过,比起疫情带给患者的那些痛苦,我这点累和痛又算什么呢。

困难面前,永不言弃,我很好,关心我的人勿担心,共同加油,一切会好起来的!(宽容整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