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随队直击一天经手600余份病毒核酸检测样本他天天直面患者的咳嗽

诚心佛教网 经书用品 2020-04-12 07:01:35 0 检测  核酸  防护  

王文斟是重庆疾控中心微生物所的检验师,这次作为重庆市赴孝感支援队医疗分队成员,被派到孝感市疾控中心支援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工作。

核酸检测是判断是否感染新冠肺炎的关键环节之一。王文斟做核酸检测,自然让人好奇。

在因为他太忙爽约了记者一次后,记者终于有机会跟他聊了聊。

一天经手600多份样本每打开一个盖子,就如同有患者对着他咳嗽一次2月24日,王文斟和同事们一天完成了600多份病毒核酸检测,这是他在重庆工作量的20余倍。每天上午9点多,就有陆续来自孝感各地的鼻咽拭子样本送到实验室内。

按照规定,这批鼻咽拭子样本必须在12个小时内出具结果,而一份样本经过提取核酸、配置核酸检测反应体系、上机器检测、观察检测结果等环节,最快也要6个小时才能完成,这意味着每一件样本都要“今日事、今日毕”。

为了给患者“抢”出救治时间,2月23日,重庆增派15名疾控队员支援孝感,其中有5人和王文斟一样,从事病毒核酸检测工作。

这份工作除开忙,危险也是如影随形。

在检测流程中,危险性最大的环节是提取核酸,也是王文斟所承担的工作环节。

因为此时的病毒尚未被灭活,仍具有感染力。“我们每打开一个采样管,就如同有患者近距离对我咳嗽一次。”王文斟说,采样管里的保存液受震动后会产生带有高浓度的致病气溶胶气泡,“采样管盖子一打开,气泡也就破了,气溶胶也就顺着试管直冲面门。”危险归危险,但实验室内人员的个人防护装备也很完备,再加上细致的操作,王文斟认为“按章操作,万无一失。”在实验室内,检验师们按照三级防护标准穿戴好防护服、正压送风面罩、护目镜,连手套都戴双层,全副武装的把自己保护起来。热,是检验师最大的敌人王文斟在接受采访时,孝感当天最高温度16度。穿短袖的他一直在喊热。在一旁的同事何亚明说,热是正常的,人在防护服里闷一天,把热气都“逼”进身体里了。原来,出于安全考虑,防护服都是采用特殊材料制成,密不透风。这种设计,一方面提高了保护能力,但也导致了人体无法正常散热,常常让检测人员汗如雨下。穿防护服能热到什么程度?王文斟笑着说,贴身衣服可以拧出水,护目镜内的雾凝结成水珠,“整体感觉和蒸桑拿差不多”。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重报集团孝感报道组记者赵紫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