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马拉松圣地首马完美旅程

诚心佛教网 经书用品 2020-04-25 17:23:29 0 公里  最后  过了  成了  

又消灭了一个能量胶,仍然是杯水车薪,直到我远远望见25公里的补给站,我确认,春天来了。

这里,不仅有香蕉和橙子,竟然还有葡萄干、蔓越莓干、巴旦木和榛子的混合干果,最关键的是,随便吃!我永远忘不了自己没出息的样子:左手拇指和食指夹着功能饮料,食指和中指夹着半个橙子,中指和无名指、无名指和小指各夹了半截香蕉,右手抓着满满一把干果,狼吞虎咽,边走边吃。耳边仿佛响起郭德纲的声音:你这没羞没臊啊!面子和脑子却都顾不上了,天空中飘来五个大字:吃饱了再说!终于吃饱喝足,整理行装准备继续上路,左脚足弓的位置却出了状况,只要跑起来,就一阵阵地抽筋,尝试了几次,终究无法再跑,只好改为走路,心里也不敢再对成绩抱任何幻想,只是盘算着,按什么配速走,才能不被关门。

于是我的第一个马拉松就被活生生切割为28公里的路跑和14公里的徒步,而我也很快体会到了徒步的副作用——身体渐渐变凉,最后终于凉透了。于是首马的头号劲敌从饿转变成冷,又进化成饥寒交迫,偏偏赛道一路都在阴面,往常求之不得的福利此时都成了避之不及的考验,无处可躲,无路可逃。

越过30公里,阳光终于绕过了楼宇的遮挡,洒在身上,蔚蓝的地中海也出现在视野中,清亮的天、清澈的海、清爽的风……如果不是疲惫搅了兴致,如果不是完赛的压力提醒自己,我大概会走到海边躺下,以天为盖,以地为床,睡它个地老天荒。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过了34公里,又进入了城区,饥饿、寒冷和疲惫打起了组合拳,我只能疲于应付,脑海里盘旋着两个问题:离终点还有多远?我的时间还够吗?经过奥林匹克港,穿过凯旋门,在38公里处,赛道已经渐渐解除封锁了,十字路口,往来的行人看到跑者经过,会停步让行,并且大声喊号码簿上的名字。

虽然他们把“SONG”叫成了“SHONG”,但对我也是莫大的鼓励了。熬到40公里,踏上最后一段爬坡路,大风摆下擂台,开始最后的试炼。公里指引牌被风吹倒,志愿者也开始紧张地拆除赛道边的广告牌,上坡+顶风成了最后两公里的主题,咬咬牙,紧紧腕上的手环,九九八十一难都过了,就差佛祖面前一叩头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